牙齿“变形”记

星空周刊第50期作者:六(9)班 陈慕非 

    我这个人,个子很高,胆子却很小,痛感神经尤其发达。可是就在今年暑假里,我却完成了一次堪称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矫正牙齿。

    众所周知,在中国,矫正牙齿前几乎都要经过一道工序——拔牙。一想到拔牙,我的脑海里立马就会浮现出这样的画面: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中间,亮着一盏灯,昏暗的灯光照着一个穷凶极恶的医生与一个表情生不如死的病人。医生一手竭尽全力按住那个正痛得四肢乱舞、龇牙咧嘴、疯狂大叫的病人,一手执老虎钳,对准病人的牙齿拼命往外拽。想到这儿,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来到位于新城公馆附近的佳禾牙医诊所,我故作镇定地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等待“酷刑”的到来。时钟一分一秒地走着,漫长得像过了一个世纪之久。终于,一位年轻的女医生把我叫进了一间治疗室,她让我躺在一张专门的治疗椅上,我趁机打量了一番我的主治大夫。只见她穿着蓝色工作服,戴着红色细框眼镜,说话声音也是轻轻柔柔的,应该不是什么凶神恶煞的主,我暗暗松了一口气。“陈慕非,别紧张啊,先帮你打麻药,这样拔牙时就不疼了。”医生边安慰我,边拿来一根针管。看到那又“粗”又“长”的针管,我再也忍不住了,杀猪般地叫起来:“哎呀,不要啊!”可医生没有理会我,继续装药水,消毒针头。我急中生智,大叫道:“哎哎哎,等一会儿,我还没准备好。”医生听了立马停止一切动作,让我“苟延残喘”了几秒钟。过了一会儿,医生见我平静下来了,准备开始打麻药了。我见状又故计重施,这样折腾了几个来回,连在一旁的老爸都不耐烦了。没办法,老爸出面,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刚开始,针扎在牙龈上时的确有点刺痛,后来就只感觉打了麻药的地方,麻麻的,木木的,就像多了一块肉。

    终于开始拔牙了,这一次先拔左边对应的上下两颗牙。医生先用老虎钳对准上面的一颗牙一把夹住,使劲摇,把牙齿摇松了之后,再用力一拔,我的第一颗牙总算有惊无险地拔了下来。医生立马将一团棉花塞到我嘴里止血,紧接着就对下面那颗牙动手了。正当我心里不停默念“南无阿弥陀佛”的时候,突然感到了一阵剧烈的疼痛,我连忙喊了出来:“疼疼疼!”医生被我吓了一跳,仿佛疼的是她自己,她连忙对我嘘寒问暖。这颗不安分的牙在医生的努力之下,最终也“光荣下岗”了。第一回合的拔牙大功告成。

    几周后,进行第二回合的拔牙。这次换了一个孔武有力的男医生,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已三下五除二,将我右边对应的上下两颗牙统统拿下,实在佩服!

    又过了十几天,医生帮我进行了矫正牙齿的第二道工序——戴牙套,不仅将我那下地可以刨地瓜,喝茶可以喝茶渣,下雨可以遮下巴的多功能大门牙一点一点往里收,每次饭后要漱口,不能吃韭菜之类容易塞牙的东西,还要用专门的正畸牙刷刷牙。哎,不仅麻烦,价钱还老贵了,真是坑死你不偿命的玩意儿!

    唉,再见喽,我的大板牙!

    简评:小作者具体、生动地记录了自己从拔牙到戴牙套的一段真实经历,文中多处运用了细节描写,让人读了有身临其境之感。

指导老师:何江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