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味道

星空周刊作者:九(5)班 熊丹培 

如今的我正处于一生中最好奇的时候。但现实中,我过着单调的学校生活,或许是因为这种两点一线的生活对一个少年实在是太残忍了,所以我把兴趣放在了吃上。这导致我对吃的要求很高,一定要有那种能让人铭记在心的深刻味道,我曾渴望着过一个舌尖上的中国那样惊心动魄的奇妙之旅。

一开始,我是这样想的,生活的味道应当是浓烈的,炽热的,至少不应当是我这样寡淡无味的,这一度让我充满了沮丧。

又是一个星期六,我照例去外婆家吃饭。

其实外婆菜还不如外公烧得好,她烧菜放盐总是没有水准,一会儿偏淡,一会儿偏咸。她经过我们的多次批评后,却依旧兴致勃勃地烧一桌菜。

今儿个也不例外。白菜豆腐番茄肉圆汤,烧青菜,炒芦笋,炒猪肝外加一碗油腻腻的猪头肉。

很普通的菜色嘛,我撇撇嘴。

反正下午让老妈带我去吃蛋糕呢,中饭就忍忍吧。我在心里安慰我自己。

我象征性地夹了两筷子菜,就把脑袋埋在碗里猛扒饭。

“培培,吃两口猪头肉吧,我特地去买给你吃的;你不是爱吃肉吗?”

我想了想那碗肉油腻腻的样子,忍不住恶心了一下,可又不想拒绝外婆的好心。迟疑了一会儿,还是任由她将一块肉夹进了我的碗里。

我试探地尝了一下,味道居然还不错。

“呵呵,你不是上次说你眼睛不太舒服吗?所以我这次特地买的眼睛边上猪头肉,给你补补眼。”

外婆还是老样子,这么信任吃哪儿补哪儿,我想是这样想着,心里却有些止不住的酸意蔓延开来。

我不禁抬头细细地端详她。多久没这样看过外婆了?在岁月的侵蚀下,她的两鬓更加白了,眼睛越发浑浊,可是嘴角慈爱的笑意却没有改变。

这一回我破天荒地又添了一碗饭。说实话,这芦笋太淡,猪肝又偏咸,可我就是觉得非常好吃。这些都是以前我和妈妈最喜欢吃的,这也是外婆的心意。这种温暖的,持久的,不该被光是舌头的享受所掩盖的味道。

生活的味道本该如此,那种炽烈的,不过平淡的却是主基调,是一种触手可及的,温馨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