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 苍凉 豪放

星空周刊作者:八(6)班 徐思贤 

人杰地灵的常州老城,盛开着这样一朵历史与现代完美结合的奇葩。它,便是获得世人盛誉——“明清看北京,隋唐看西安,春秋看淹城”——的常州春秋淹城。

走进渗透着深厚文化底蕴的淹城,在春秋的古老气息,金戈铁马中仿古的房屋棱角处亮着霓虹,隐约结合着几缕现代元素。不知流动了多少年的护河城,将整个淹城围绕其中,三城三河,独特的地势为淹城筑了一道屏障,这才有了“易守难攻”的传说与兴衰。

愈往里走,愈透露出一种仓桑与神秘,一株仿真古木据于大地,守护着春秋淹城野生动物园的大门,虽然不如左侧的春秋乐园一般恢宏大气,倒也别具匠心,显现出一种童真之韵味。

走进大门,以众多动物为原型的雕塑惟妙惟肖,彰显出野生动物园独特的魅力。坚硬牢固的樊笼中,曾经的“百兽之王”如今正在铁笼中踱步,任人观赏,虽已失去自由,仍不乏王者霸气。在园中,它不一定能称雄,但额间的“王”字虎纹却没有消褪,眉宇间依稀可见几分冷峻与迷离,略略阴沉的低嚎不失威严,铜牙铁齿却仍闪着令人颤粟的寒光,曾经屹立于山峦之巅,它是否用这种风范统领一方,发出一声声悠长的高嗥,凄厉得直刺人心骨。漆黑的眸子仿佛可以洞察一切,用高傲漠视人群。但现今,这头雄性东北虎已失当年在大兴安岭的野性,低嚎也只能视为凄凉的哀歌,强劲的前爪也失去了锐利,又能向谁施布号令呢?

如果说笼中之虎略显几分苍凉,那么从狼身上便能品悟一种豪放。

每一根银灰色的狼毫,都经历了无数次风霜的锻打,映射出熠熠的光,那是勇者的译码!虽仅有数只狼,但从其分食活鸡的过程中,透过残暴血腥,更能看到返璞归真的野性。自古以来,从汉武帝推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开始,青衣青帽的儒生思想成为了封建社会,乃至中华民族学术的重要组成部分。背诵儒经,我们认知了人伦,也使迂腐的思想逐步占据了我们的主体意识。我们将龙奉为图腾,祈求让这龙王爷佑护下届平安,丰收。而蒙古一带却将狼视为神明和腾格里的使者,他们敬狼,拜狼又杀狼,最终从中获取了一种无畏的勇气。想必这就是当年成吉思汗仅凭几支精锐骑兵部队一举进攻中原的原因之所在。园中,狼仍享有一片广阔的天地。它们不容束缚,囚禁,以无畏与不羁,用利齿撕破长空,吞噬黑暗,迎接破晓,凝成如血的朝阳下最为绚丽的流光。它们将瞳仁中略泛着绿色的幽光,直射苍穹,用悠远绵长的余音高歌最为嘹亮的绝唱!奏响生命的凯歌!醇烈!激荡!

乘着观光火车,沿途的棕熊,长颈鹿也只是匆匆在我眼前留下掠影的过客……

再次迎风立于门口,和入园时一样,景皆为眼前之景,只是有了不同的感悟。昏黄的天幕渐渐笼罩了大地,时近黄昏,偌大一个淹城显得更加庄严而肃穆。墨色一点点渲染,浸没了光亮,隐约间透出北极星的光,是啊,无论时光的沙漏如何流逝,岁月的年轮如何增长,北极星却依旧闪烁,见证千古兴亡事。回首望了望野生动物园的大门,想必那笼中之虎,勇猛之狼也是千古帝王的缩影吧!这缩影里印着流年的际遇与时光的邂逅,还有纯真,苍凉,豪放!